全球人才流动现新特征亚洲人才回流有利中国

2011-01-16 08:00:00 来源: 作者: 【 】 浏览:2595次 评论:0

历史经验表明,世界强国在崛起过程中,不仅高度重视本国的人才培养,也十分注重网罗世界范围内的优秀人才。当前,全球人才流动出现了一些新特征,曾经是人才主要输出地的亚洲地区已出现“人才回流”,而人才主要接受地的美国则出现历史上第一次“人才逆流”。专家建议,我国可借鉴世界各国吸引人才的成功经验和做法,完善我国人才引进政策,积极吸引全球高端人才。

  美国首现“人才逆流” 亚洲出现“人才回流”

  据教育部战略研究基地华东师范大学科技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院杜德斌教授介绍,进入21世纪以来,人才跨国流动呈现加速化、专业化、知识化发展态势,世界范围内的“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

  总体上看,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是人才的主要接受国,而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则成为人才的输出大国。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统计,发展中国家在国外工作的专业人才数以百万计,并以每年10万人的数量递增。印度每年外流的高科技人才达六万余名;中国在19782007年期间的出国留学人员超过105万人;土耳其平均每年外流370余名专家;菲律宾培养的专门人才有12.3%移居国外。

  美国一直是全球人才争夺战中的最大赢家,几乎吸引了全球半数以上的人才移民,全世界近60%以上的顶尖科学家都在美国工作。但是“9?11”事件之后,美国的移民政策开始收紧,加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经济遭受重创,失业率打破历史记录,导致“人才逆流”现象的产生。

  哈佛大学、杜克大学和纽约大学最近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美国正面临历史上第一次人才逆流,目前美国大约1/5的外国人才已在考虑放弃“美国梦”,很多在美国深造的外国优秀人才考虑回国发展,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技术移民正大量离开。

  与此同时,随着印度、中国和新加坡等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和国内环境的改善,越来越多的海外人才选择回国,开始出现“人才回流”的现象。

  20世纪中期,新加坡一直是亚洲出国留学比例较高的国家,人才流失率曾经高达90%,但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其人才回流率逐年上升,现已超过60%,成为了亚洲人才回流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美国一项对中印两国归国创业青年的调查表明,超过33%的受调查者虽已获得美国绿卡,但也义无反顾地返回了祖国工作和生活。其中84%的中国受访者和64%的印度受访者表示,尽管在祖国的绝对收入不如美国,但回国后可获得更高的生活质量。

据统计,2008年,我国“海归”人数已超过五万,比2004年增加了一倍;截至2009年底,我国留学归国人数已达49万人,“人才回流”趋势十分明显。

  吸引高端人才 各国均有经验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人才已成为决定一国参与国际竞争成败的关键因素,因而世界各国都把人才视为最稀缺的战略资源,并千方百计在全球范围内网罗和争夺优秀人才。据杜德斌介绍,不同国家吸引高端人才的做法千差万别,但其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参考和借鉴。

  总体来看,世界各国吸引高端人才的做法及经验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逐步放宽人才移民政策

  入籍和发放绿卡是世界各国吸引高端人才的主要手段。面对国际激烈的人才竞争,许多国家纷纷放宽移民政策,特别是放宽对高科技人才的移民限制。美国从2001年开始逐步撤销了有关外国技术人员在美国办理签证的绝大部分限制政策,为吸引全球高端人才奠定了基础。澳大利亚先后设立了企业家移民计划、高级专业人才移民计划、投资移民计划和商业杰出人才移民计划等,引进国家急需的高层次人才。一向对移民政策限制严格的欧洲也开始纷纷改革,2000年8月,德国正式实施“绿卡工程”;2007年8月,法国实施《优秀人才居留证》;2008年10月,英国正式实施“记点积分制”移民制度;2008年11月,欧洲议会通过了“蓝卡计划”,打算在未来20年内引进至少200万技术人才。

  (二)招收并挽留外国留学生

  留学生比直接引进的外籍人才不仅更加熟悉国情,还可节省义务教育阶段的培养成本。因此,许多国家开始把招收留学生当作补充人才资源的重要途径,极力挽留本国需要的人才,并在签证和移民等诸多方面提供便利。2007年,韩国出台“留学韩国计划”,将吸引外国学生的能力作为考核韩国驻外使节的一项重要指标。新加坡规定,政府公立学院录取的国际学生只需签订毕业后留新工作数年的服务协议就可享受政府助学金。英国政府规定,全球50所顶尖MBA学院的毕业生可直接申请英国高技术人才移民计划。

  (三)承认人才的双重国籍

  承认双重国籍对引进海外人才具有很大吸引力,许多国家开始实施双重国籍的人才战略,以吸引全球高端人才。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巴西(1995年)、墨西哥(1998年)、澳大利亚(2001年)、菲律宾(2003年)、印度(2003年)、韩国(2008年)和越南(2009年)等国家相继承认双重国籍,并在吸引优秀人才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美国虽未明确公开承认双重国籍,但公民取得其它国家的国籍或宣誓在其它国家政府任职后,并不会丧失美国国籍,实际上相当于默认了双重国籍。

  (四)设立国家猎头挖取人才

  国家猎头在招揽全球高端人才方面具有独特优势。根据国际“高级人才顾问协会”的统计,全球70%的高级人才流动都是由猎头公司协助完成的。目前,虽然国家猎头有时以基金会和研究机构等形式出现,但政府设立人才猎头机构已经成为一种普遍趋势。新加坡政府在海外设立了八个“联系新加坡”联络处,专门负责新加坡在海外招揽高端人才。新西兰也成立了特别工作小组,专门在欧洲、美国和印度以及中国搜罗高层次人才并发出考察邀请,一旦这些人同意移民,其移民部门就会迅速办妥工作和定居手续。马来西亚设立政府工作组,专门对居留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最重要的600名专家展开攻势,四年间最终使其中的240人回国服务。

  (五)通过跨国投资和国际合作网罗人才

  通过跨国企业并购、在海外设立研发机构以及举办各类国际科技合作与学术交流等途径网络人才,已成为各国吸引高端人才的重要手段之一。如韩国政府把本国企业在海外设立的研发机构看作是韩国吸聚人才的中心,三星电子公司就雇佣了200名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韩裔科学家。日本为了吸引外国科技人员和专家,专门出台了《研究交流促进法》、《外国科技人员招聘制度》和《特别研究员制度》,通过科技合作、开放重要职位、实施高额奖励等方式吸引国外的高层次人才到日本从事科研工作。

  (六)建立海外人才联络机构延揽人才

  鼓励并资助成立基金会、促进会、民间社团以及各种协会等联络机构,延揽海外高层次人才,促进海外人才回归或在海外为国服务,也是许多国家吸引高端人才的做法。韩国教育部在美国、欧洲、日本、加拿大、中国和俄罗斯成立了韩国科学家和工程师专业协会,吸引海外韩裔科技人才归国服务。巴西利用“巴西科学家协会”等社团联系海外高层次人才归国发展。德国在美国成立了“德国学者协会”,为优秀人才回国牵线搭桥。

  构筑人才引进通道 我国亟须全面发力

  当前,我国正在谋划“十二五”科技发展,“十二五”时期是我国实施自主创新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关键时期,是攻坚克难、承上启下的重要时期,吸引全球高端人才为我国经济建设服务显得尤为重要。

  杜德斌建议,我国可借鉴世界各国吸引高端人才的经验,建立健全全球人才引进长效机制,着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打破体制内、外人才流动的障碍,营造良好的人才环境,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人才机制。逐步完善引进人才的使用、评估和管理机制,构建海外人才鉴定评价系统,根据人才的不同层次,给予不同的签证和居留期限,最高层次的人才应享受最长的居留期限和多次出入境的无障碍通行便利等。促进人才工作由过去“短期引进”转向“长期使用”和“永远扎根”的制度建设上来,推动我国人才制度的国际化,逐步实现人才构成和人才流动的全球化。对人才的吸引不能仅仅局限于海外华人,而要覆盖全球范围内各种肤色的高端人才,不仅要积极引进发达国家的优秀人才,也要大力引进发展中国家的优秀人才。

  他认为,当务之急,是构筑我国多层次、全方位的全球人才引进通道,建立政府引导、企事业单位自主的人才引进机制,努力拓展人才引进的渠道,创新人才引进方式,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例如,可以考虑设立国家移民局,专门负责协调、联系和服务海外华裔、留学人才回国和外国人才来华的具体事务。适度开放科技移民,对于有移民倾向的技术人才,在技术签证、开通绿卡和入籍制度等方面给予政策优惠,在条件成熟时,可承认其双重国籍。成立专门的国家猎头机构,在全球搜索、关注和挖取高端人才。建立一个集信息储存、沟通联络和信息发布为一体的海外人才数据库,通过社团、年会、联谊会、国际会议等途径,及时跟踪和了解这些高层次人才的动向、回国意愿及面临困难,为将来引进海外人才奠定基础。

  此外,我国还应加快形成与国际惯例接轨的人才制度,创造吸引高端人才和留住高端人才的创新环境,实施更加开放、灵活和柔性的人才政策,真正做到使海外高层次人才“进得来、留得住、干得好、出得去”。从国家发展战略出发,积极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分层次、有计划地引进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海外科学家和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在出入境、长期居留、户口、税收、住房、子女就学、配偶就业、保险、承担重大科技项目、参与国家标准制定、参加院士评选和政府奖励等方面给予引进人才更大的优惠政策。建立全球高层次人才特聘专家制度,吸引有才干的外国专家、学者以多种形式积极参与国内经济建设和科技创新。同时要充分运用政策和市场手段,促进人才在全球范围内的合理流动。

  杜德斌还建议,我国各级政府加强与用人单位之间的沟通和协调,提升服务创新人才的能力和水平,积极了解创新人才的各方面需求,从重视物质投入向改善软件管理水平转变。完善国家风险基金和担保机构,促进人才与政策、产业、项目和资金有机融合,充分发挥海外高端人才在高新技术领域和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优势和作用,带动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

来源:经济参考报

Copyright © 2007-2013 长江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处 版权所有 长大网络信息中心信息部技术支持
对外交流科:0716-8060236 外籍专家科:0716-8060039 留学生管理科:0716-8060267
EMAIL:fao@yangtzeu.edu.cn 地址:湖北·荆州 长江大学东校区外国专家楼一楼 邮政编码:434023